泡沫  以前在倫敦租房子住,房東每次洗碗盤時,泡沫都不沖掉,就這麼放著晾乾。住在一起東西共用,我實在有點擔心,而向人租房子不識相地嫌東嫌西;不是明智之舉,尤其又是針對這種個人行為。另一個香港房客也有同樣的疑慮,說: 新成屋 「我們香港人喝洗潔劑自殺呢!」  當然西式菜肴不像中國菜放那麼多油,洗碗盤又使用熱水,洗碗精用量自然不大。房東的做法是先在水槽裡擠入幾滴洗碗精,然後放熱水下去,泡一下再用海綿抹一抹,之後便放到碗架上讓它乾。  雖然酒店工作每次用碗盤刀叉時嘗不出有什麼洗潔劑的味道,不過剛洗好時看到那螢亮的泡沫難免心驚,長久下來豈不等於慢性自殺?為此吃完飯我總搶著洗碗,或趁他不在廚房內時,偷偷再把他剛洗過的沖一下。  我起先以為這是房東的個人習慣,後來到小型辦公室一個奧地利朋友家,看到他也是相同的做法。我這朋友有著無可救藥的潔癖,即使只烤一片吐司,仍會把整個廚房擦洗一遍,比醫院還注重衛生。事關清潔;以他為準總沒錯。我幾乎漸漸相信,洗碗精是可以喝的東西。  記得第一次到倫敦時,找房子住在皮卡得利一家巨大、古老的飯店,內部還是老式格局,房間裡沒有衛浴設備,要洗澡先按牆上的鈴,服務生會拿著毛巾和沐浴用品來敲門,帶領你到公共浴室(平時上鎖),幫你把水放滿才走。  我問服務生能否使用淋浴,她卻答道:  seo「抱歉,先生——我們沒有淋浴。」  到商店買沐浴精,發現竟然分淋浴(SHOWER)和盆浴(BATH)兩種,那時不知道,不禁失笑,外國人真講究,難道站著洗和坐著洗還得用不同的東西?  每次在電視電影上看到美女出浴,從覆滿泡泡的浴辦公室出租盆裡爬出來,直接圍上毛巾或穿上浴袍便走出浴室,也不再用清水沖一沖,泡沫這樣滿身殘留算什麼?算是滋潤?  我有一次和房東看電視時適巧演到這樣一幕,我想正好質疑他洗碗的事,便指著問:  「她泡沫不洗掉嗎?」  房東卻回答設計裝潢:  「你想看她裸體嗎?」他這個人有時真的很討厭。  盆用沐浴精固然清淡些;不滑膩,基本上不需要再沖一次,我不知道對人體健康有沒有礙,當然這種事就算有,後果也要等很久才會來,一時不用擔心。而每天洗澡洗碗,總是會想到一面膜下,也是困擾。  在倫敦住處我用的沐浴精洗髮精都是高檔貨,至少是BODY SHOP等級,房東的則是TESCO自營品牌家庭號大罐裝。一次洗澡時我突然懷疑起來,不曉得房東會不會偷用我這泡沫又多又芬芳的洗髮精?我搖頭心想,他那一桶一桶的小額信貸東西只該拿去洗地板。  就此產生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之道——把洗碗精的瓶子裡偷偷換上他的沐浴精!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信用貸款
創作者介紹

泳兒

bb00bbkh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